最新消息:

–一桩奇葩的代孕案件-

代孕产妇 admin 浏览 0条评论

一桩奇葩的代孕案件【案例简介】2010年1月1日,覃某作为代孕需求方与福来代孕网签订了《爱心代孕合作协议》,协议商定福来代孕网为覃某提供代孕服务,受孕方式为覃某与福来代孕网先容的女子姚某直接发生性关系,从而使姚某受孕产下子女,子女出生后由覃某抚养,姚某永远不得打探覃某及子女的着落,断绝姚某与子女的一切联系。2011年5月25日姚某生下儿子覃某某,2011年6月3日儿子出院后被覃某抱回家中,覃某拒绝姚某看望儿子,姚某遂于2011年9月26日向法院提起诉讼,哀求法院判决:(1)覃某、姚某非婚生子覃某某归覃某抚养;(2)覃某给姚某看望儿子覃某某每月一次,每次两天的机会;(3)诉讼费由覃某某承担。 【焦点分析】在本案中,存在两个焦点题目:其一,代孕协议是否有效;其二,姚某是否具有探视权。 一、代孕协议是否有效?笔者以为,该代孕协议无效,有以下两点理由:首先,我国《合同法》第2条之划定“本法所称合同是同等主体的天然人、法人、其他组织之间设立、变更、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。婚姻、收养、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,合用其他法律的划定”,代孕协议涉及的是天然人的身份关系,不属于《合同法》调整的范围。其次,通过直接发生性关系而受孕的代孕行为违背法律和公序良俗,危害婚姻家庭关系,不被法律和社会道德所答应,应认定为无效。 二、姚某是否具有探视权?本案作为代孕母亲原告姚某与被告覃某通过发生直接性关系而受孕,产下儿子覃某某,因姚某与覃某之间无婚姻关系,故其子覃某某系非婚生子女,依照我国《婚姻法》第25条“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平等的权利,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”之划定,原告姚某与其子覃某某具有父母子女权利义务关系,且系与其子分开糊口的非直接抚养儿子的母亲。固然原告姚某不具备“离婚后”这一要件,但离婚仅系非直接抚养子女的父母一方与子女分开糊口的原因之一,并不能涵盖所有情形,本案在法律合用上应作扩大解释,因此,应当依照人性主义和《婚姻法》第38条的划定,准予原告姚某行使探视权。深圳代孕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

发表评论